吉林福彩网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吉林福彩网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2 18:08:5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进行污名化当然是错误的。这种病毒被世卫组织定名为“COVID-19”(2019冠状病毒)。世卫组织有一个规则,就是任何病毒的名称都不应同任何特定的人、族群或动物相关联。这是国际规则,我们所有人都应该遵守。至于全球霸权,中国当然无意谋求全球霸权。但在美国,人们如此热衷于谈论这个话题,让我觉得似乎对此存在执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我们刚才谈到的气候变化,另一个例子是当前的疫情。没有任何国家能真正独自应对这次疫情。当然,由于各国情况不同,疫情形势也有区别。尽管如此,在其他国家仍在挣扎的情况下,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百分之百地感到安全。我们必须互相帮助,必须确保遏制并最终战胜疫情,开发出有效的疫苗、有效的药物,以挽救生命,使人们可以更好地保障自己的健康。这必须由整个国际社会来完成。希望我们两国能够真正作出表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我确实不得不就更大规模的指控向您提问。美方官员称,休斯敦总领馆是间谍活动和窃取知识产权的“天堂”。他们说,世界各国80%的间谍案和60%的商业窃密活动同中国相关,中国对贸易和知识产权盗窃活动所负责任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今年1月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后,双方经贸团队一直在不同级别上保持着沟通,协议执行取得积极进展。比如,中方承诺在执行协议的头4个月内做的50项工作已全部完成。我们还在继续购买美国农产品等商品。疫情影响了正常的贸易往来,这也是现实。中方正在尽最大努力克服当前困难,保持贸易流通,尽可能有效执行协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过去几个月,中美两国元首曾通过两次电话,双方工作层也保持着沟通。当然,两国的经贸团队交流更频繁些。更重要的是,两国科学家在合作。在疫情暴发初期,一些美国专家,公共卫生领域一些非常著名的教授,就去了中国,还加入了世卫组织2月派往中国的专家组。所以,我们很幸运,我们的科学家还在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尽管双方关系出现紧张,您提到,双方仍在工作层面就经济问题保持着对话。美中经贸协议还会继续下去吗?您仍然认为该协议符合中方利益吗?显然,美方不得不衡量该协议是否仍然符合自身利益。您认为这个协议现在也处境危险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北京的一位中国外交政策专家称,蓬佩奥的演讲是美国对中国发动“新冷战”的宣言。您认为这是美国国务卿发动“新冷战”的宣言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这应由香港特区政府根据基本法以及香港自己的法律作出决定,不是我能回答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显然,我们必须对此多做些功课。但我知道,这几乎是对中国的普遍批评,这是世界真正需要更多答案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克斯说,鲁宾认为,在经历了“多年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情绪”后,特朗普已决定了共和党的命运——共和党是一个依赖于“白人的不满和文化怨恨”的少数群体。